今天你上街道了吗?街道网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TAG标签
街道网
首页 > 句子 > 正文
点 击

现实主义小品《老板不相信眼泪》

来源:街道网 评论:0

现实主义小品《老板不相信眼泪》

现实主义小品《老板不相信眼泪》

现实主义小品《老板不相信眼泪》

小品

老板不相信眼泪

作者:马继生

主要人物:

大陈:老板同乡、小学同学,45岁。

门主任:公司办公室主任,女,25岁。

胡师傅:公司小车司机,男,44岁。

汤部长:公司业务部长,男,44岁。

[幕启:搭建在舞台正中的一间办公室。正面摆着一张长沙发,另有两张办公桌和几把椅子。办公室左面的门上写着“得胜集团”几个字。右面墙上开了两扇小门,门上面分别写着董事长室和洗手间。

[汤部长从左面的小门上。做着擦手、擦脸的动作。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空暖壶晃了晃,拎着走了。

[大陈带着绿军帽,穿着黄警服,前后肩搭着两个大旅行袋,一路观望着走过来。他走到左面的门前,向门上的字看了看笑了。他推开门,伸头往办公室里看了看,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进来后满屋子踅了一圈,看到董事长室,便走了进去,顺手将身后的门关上。

[汤部长一手拎着暖水壶,一手拿着报纸进来了。他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将茶水冲上,拿过报纸看起来。胡师傅穿着司机服进来了,他把帽子顺手仍在办公桌上,从汤部长的报纸里抽出一张,歪在沙发上看起来。门主任进来了,坐下后,拿起签到簿子和钢笔。

门主任汤部长,这个月你一共迟到2天,我给你记上了。

汤部长(放下报纸,脸色有些难看)记上吧,记上吧。

胡师傅话说到这了,门主任,这个月的工资啥时候能开呀?

[汤部长也看门主任。

门主任等哪天老板高兴了,我给大家问问。

胡师傅那我们就先谢谢你了。

汤部长(突然一摆手)安静!

门主任(捂着胸口)吓死我了!怎么了?

汤部长(用眼在屋里踅了一圈)都挺精神的呀,我怎么听到有人打呼噜声?

胡师傅(起身,绕过办公桌去摸汤部长的脑门)老汤,别是你老人家产生幻觉了吧?(突然董事长室传出轻微的鼾声。摸摸自己的脑门)是我产生幻觉了?(董事长室传出一声更大的鼾声。他吓了一跳,回头看董事长室)

门主任今天是谁开的门?老板什街道网版权所有么时候进来的?

汤部长是我开的门,我没见老板进来呀?

胡师傅(斜了一眼董事长室)跟老婆打仗了?昨天晚上在这睡了一宿?

门主任(侧耳细听了一下)不对!这不是老板的呼噜声。

[停了一会,大家突然明白了什么,都各自转过头去。

门心爱(也自觉有些不妥)有一次在车上,老板睡着了,也打了呼噜。当时胡师傅也在车上。是不是,胡师傅?

胡师傅(愣了一下)对对对,我也听见了。

汤部长这事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

[门主任把头甩向一边。

胡师傅老汤,去给老板盖上点啥,别让他着了凉。

汤老七应该!应该!(放下报纸,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轻轻拉开董事长室的门。他突然猛地关上门,后背紧紧地靠在门上,一只手指着身后)偷、偷……偷东西的!

门主任小偷怎么进来的?快打110!

胡师傅(“噌”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不用!正闲着没事干呢,看我的!

汤部长就是,杀鸡还用牛刀?

胡师傅(向董事长室走了几步,突然停住脚道)老汤,你也来!

[胡师傅、汤部长一起进了董事长室。须臾,两人各拧着大陈的一只胳膊出来。

汤部长门主任,公司有没有绳子?

大陈(懵头懵脑地)我一宿没睡觉,刚打了个盹儿,你们干什么?

胡师傅(把大陈按在椅子上)干了一宿活是吧?

汤部长今天你要是交待不彻底,就别想出这个门!

门主任费那个事干啥?干脆把他交公安局算了。

大陈我再跟你们说一遍,我不是小偷。你们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胡师傅(手上加了劲)呀?你还来劲了?

大陈哎哟哎哟——

汤部长(又进了董事长室,费力地拎着两个大旅行袋出来)查清楚了,是个卖大蒜的。

大陈(用力抖掉胡师傅的手,直起身)你们找到大蒜了?这就对了。我是给你们老板送大蒜来的!告诉你们吧,我是你们老板的老同学!(晃动着被拧疼了的肩膀)

[大家面面相觑。

汤部长(微笑着走上前,换用东北土话道)老哥,这回你栽了吧?我也告诉你,我跟老板不但是老同学,还是一个村的!

大陈(站起来,也打量着汤部长)你是张家窝棚的吧?

汤部长(略显吃惊)是、是呀!

大陈这就对了。我跟你们老板是小学同学。他小学二年级没上完,就跟他妈改嫁到你们张家窝棚去了。他家原先是李家围子的,对不对?

汤老七这段不太清楚,那时候我家住在孙

现实主义小品《老板不相信眼泪》第2页

家油坊。

胡师傅你们对暗号呢?

门主任汤部长,他说的对吗?

汤部长(狐疑地点了点头)多少还贴点谱。

大陈错不了!那时候我俩关系最好。他在全班个最矮,我在全班个最高,他总回家偷好东西给我吃。

门主任这么个好法呀?

大陈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其实我真没怎么收拾他。反正他就是看我吃他拿来的东西特别高兴。

胡师傅天生愿意从家里偷东西给别人吃?

大陈他敢给别人!主要是给我。不过有一样,全校同学谁也比不上他。连我都服了。

汤部长学习好?

门主任爱劳动?

胡师傅助人为乐?

大陈哪呀?你们谁也猜不到。吃大蒜!他见大蒜没命,你给他一头大蒜,他让你打三拳。有一次他跟大柱打赌吃大蒜,大柱已经告饶了,他自己赌气还吃呢,一气儿空嘴吃了三头。嘴都辣肿了,回家还让他妈给揍了一顿。

胡师傅(小声)太傻了!

大陈就是傻吗!上学的时候,我们都管他叫傻四儿,后来连他妈都跟着叫了。

汤部长没错,老板小名真是叫傻四儿。

胡师傅我可不知道老板的小名啊,我只是说这种现象。

门主任说现象也不行!以后再说话之前应该提前声明,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汤部长(对大陈)这么说你真是老板同学了?误会误会!来,喝水。(递上一杯水)

大陈(把水一饮而尽,将杯递给汤部长。一只手攥着另一只手腕子问胡师傅)你是干什么的?(胡师傅作了一个把方向盘的动作。)

大陈看你的个头跟我差不多,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要知道你是捏方向盘的,我胳膊上一叫劲,你的手脖子就完了。

胡师傅(笑道)这事可不怨我,谁让你跑到老板那屋睡大觉了?老板那屋我们都不敢去。

大陈(得理)谁让你们屋里没人还敞着门?想找个人问问都没有?

门主任那你就不能坐那等一会?

大陈(看了一眼门主任)坐那等一会儿?这位大妹子说得轻巧!80多斤大蒜你背背试试?下了火车我就没住脚地走了两个多点!(抬起腿,蹲在汤部长的椅子上。)

汤部长哎哎——这不是垄沟!

[大陈不情愿地下来,坐在椅子上。

门主任(娇声)怎么不打的呢?

大陈打的?我要是打的还背这么多蒜干啥,还不如把的钱直接给傻四儿就完了!

胡师傅老陈大哥,你知道傻四儿……他已经今非昔比了吗?

大陈当然知道了,当大老板了。老弟,我明白你的意思。现在不是都讲个亲情、友情、爱情吗?我跟傻四儿除了没有爱情以外,那两个情他还都得认吧?我临来的时候还真打了个赌,就是跟傻四儿打赌吃大蒜的大柱,他说傻四要是能认我,他就把皮带就大蒜吃了

门主任(边修理手指,斜眼看大陈)你有把握赢吗?

大陈我肯定让他把皮带吃了!

汤部长陈大哥,你这次来,就是给老板送大蒜来了?”

大陈我也不怕你们笑话,大蒜是见面礼。主要是,孩子大了,家里也就那么点地,用不了那么多人种。上外面打工吧,人家都用年轻人。我这不是听说傻四儿当了大老板了,就过来看看。看看能不能找个打更啦、保安啦不用脑子的活干干。今天早晨我来的时候,这屋开着门没有人,进来人都不知道。我看你们这公司还真得需要个更官。

门主任今天是汤部长开的门是吧?

胡师傅反正我来的时候,汤部长已经在这了。

汤部长这也不能全怪我呀,我出去打水的功夫他就……

大陈这儿事你们也不用追究责任了,是管理上的漏洞,以后有了更官就好了。

[门主任似有所悟,起身进了董事长室。

胡师傅老陈大哥,你说我们老板他能聘你?

大陈当然能了!快40年的老同学了。哪是年头少啊?

胡师傅人可是会变的。

大陈你不知道我们俩啥关系,嘎嘎地!他连你们都能聘,还能不聘我?

[幕后门心爱在打电话:你真的不见他?他可是背了80多斤大蒜走了两个多小时来找你呀!

[老板在电话里:你给他拿200块钱,让他回去。大蒜他愿意扔这也行,愿意拿市场上去卖了也行。

[门心爱:他要想跟你通话怎么办?

[老板在电话里:你就说我在香港呢,说不定什么时候能回来。

[门心爱:他要是不走等你怎么办?

[老板在电话里:哪那么多‘要是’?这事就交给你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反正就这200块钱,你把他打发了就行了。

门心爱(从董事长室出来,自语道)30多年交情,80多斤大蒜,走了2个多小时的路,200块钱就打发了。(走回自己的座位坐好后,喝了口水道)老陈哪,刚才我跟老板通了电话了。……

大陈你提我了么?你一提我准好使。他是不是说马上回来见我?没说在哪个大饭店请我吃饭?到时候你们都去!

门心爱这电话这个难打呀,总掉线儿。原来他在香港呢!

大陈这小子还挺能跑,跑香港去了!你提我了么?

门心爱提了。我刚一提你,他说他正得了急性阑尾炎,马上就要上手术台儿。

大陈(站起来)快点!我赶紧跟他说句话!

门心爱来不及了,现在恐怕肠子都切开了。

大陈他没说啥时候能回来?

门心爱没说。我估计恐怕得一两个月。

大陈怎那长时间呢?

门心爱恐怕还得长。

大陈没关系,我等他。

门心爱你等他?在哪等?

大陈就在这儿了!我看这个沙发上睡觉还行,比里面强。你们放心,我义务给你们打更,傻四儿不回来我不要工资。

胡师傅我看行,有个人看着就比没有人强。

汤部长那倒是。只是……

大陈(开始脱外衣)你们是不是担心我的吃饭问题?我这个人好对付,你们上饭店剩的菜给我带回点就行。

[门主任用眼瞪胡师傅。

胡师傅(看看门主任)老陈大哥,……

大陈(把脱下来的外衣扔给胡师傅)以后请各位多关照啊。热死我了,本来就背着大蒜走了10多里路,又跟你们支巴了半天,谁能受得了啊。

胡师傅(又看看门主任)老陈大哥,刚才……

大陈你说刚才呀?没关系,一回生,两回熟。以后都是同事了,不计较,不计较!

门心爱(拿着200元钱,虎着脸走向大陈)老陈,老板说了,你不用等他了,他一时半会也回不来,有事他再找你。这200元钱给你,拿着在路上买点吃的。

大陈(看了看门主任手里的200元钱,慢慢从胡师傅手里拿过外衣)我明白了,这是打发我走了。这钱就免了吧,你替我谢谢他。

门心爱老板说,他现在不缺大蒜,你的大蒜你自己拿走,到市场上还能卖几个钱。

[汤部长帮大陈背上大蒜,无言地拍了拍大陈的肩膀。大陈走了两步回过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继续向门口走去。胡师傅给汤部长使了个眼色,作了个吃饭的动作。

汤部长(拉住大陈)陈大哥,你大老远来的,晌午吃了饭再走吧。我请客。

大陈谢谢,不了。我还是赶早到市场上把大蒜卖了吧。

汤部长你要有事我们就不留你了。别往心里去,老板现在也难,贷款总也下不来,大家的工资都好几个月没发了。

大陈(盯住汤部长,提高了声调)贷款这么难吗?

汤部长难,现在不比从前了。

大陈(放下大蒜)你们老板有困难早说呀!别的忙帮不上,贷款还可以。

[大家面面相觑。

门主任(瞪大了眼睛)你能贷来款?

大陈这种事我能瞎说吗?我那个老亲家就是银行办事处的主任。他儿子一门看好我姑娘了,非要娶回去。我现在正拿着他呢,让他干啥他就得干啥。

门主任别的事情都好办,贷款可不是小事,是要讲原则的。

大陈看来你这个大妹子还不了解我。我这么跟你说吧,别人去取贷款,去几次都拉不回来,我去一次就能拉回来。

胡师傅看来跟咱们老板一个脾气,喜欢现金。

汤部长(帮大陈把大蒜袋子拎回来,又把大陈拉回沙发上坐下)你看你这个人,你能贷款怎么不早说呢?

大陈你们也没问我呀?

胡师傅这事责任确实在咱们。人家陈大哥也不能见谁就问,我能带来款啊,你们谁贷款?

大陈就是嘛。

汤部长这事还多亏了我吧,我要是不多说一句话,就把财神爷给放跑了。

胡师傅我早就说了让陈大哥留下打更,你们不听嘛。

大陈对了,我得先问一句,我要是能贷来款,你们老板能留下我在这打更吗?

胡师傅你要是能帮老板贷来款,就不是打更的问题了,当总经理都行。

[门心爱瞪了胡师傅一眼。

大陈当总经理我可没有思想准备,到时候你们大家可得多帮帮我呀。

门主任(拿着茶叶盒走过去)陈大哥,我这还有点好茶你尝尝。汤部长,你帮陈大哥把杯刷干净,把茶沏上。胡师傅,你去到楼下帮陈大哥把午餐买回来,要全是肉菜的。

胡师傅(站起来看看表)门主任,现在刚9点多钟,吃午餐是不是早了点?

门主任早点就早点吧,陈大哥是干体力活的,饿得快。

[胡师傅跑了出去。

大陈(在沙发上舒展了一下身体)我说傻四儿能留我吗!(看着汤部长和门主任)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高兴吗?我跟大柱这小子打赌,从来都没赢过,这次终于赢了一回。等我放假回家,非看着他把一整根皮带都吃了,剩一点都不行!

[须臾,胡师傅拿着个盒饭跑了进来递给大陈。大陈习惯地一抬腿又蹲在沙发上。汤部长看了一眼门主任没吱声。大陈狼吞虎咽地吃盒饭,几个人在周围围着看。

汤部长好吃吗?

大陈(把一口饭吐到饭盒里)吾……好吃!

门主任不着急,慢点吃。等你吃完了我再给老板打电话。喝口茶水。

[汤部长忙把茶水递过去。大陈喝了口水又继续吃。突然,他的牙被骨头硌了一下,他忙用手捂住嘴。

门主任胡师傅,我不是叫你买全是肉的吗?

胡师傅那你也没说不带骨头啊!

大陈(半张着嘴街道网版权所有)没事没事——(继续吃起来)

[门主任挂电话。

大陈(嘴里嚼着饭)不着忙,傻四儿不是肠子已经拉开了吗?等他缝上再说。

汤部长就让门主任打电话问问吧,贷款这么大的事可不能耽误,让医院给抓紧点缝。

门主任别吵吵,通了!……老板,是我,小门。你那个李家围子的老同学大陈,他老亲家是银行办事处的主任,能贷来款。我没让他走,让他跟你谈谈?

胡师傅(对汤部长)都听见了吧?咱们谁争都没用,是门主任把陈大哥留住的。

汤部长以往的教训就在于跟老板欠沟通啊!

门主任(举着电话递给大陈)陈大哥,真巧,主刀医生迟到了,你还有3分钟时间。

大陈(恋恋不舍地放下饭盒接过电话。声音由大而小,由激动而恭敬)傻四儿!……四胖……老四……四哥……老……板。我是大陈儿……小……陈儿。你记不记得小时候,你总从家里偷好东西给我吃?……你还记得呢?你说那个时候谁能想到啊,就你还能当大老板?……我是听大柱说的。我知道你最爱吃家乡的大蒜,特意给你送点来。……是他们说的你需要贷款,我想别的忙帮不上,贷款这个忙还没啥问题。……我这不是有点关系嘛!……哎呀,你是不是手术时间到了?……还能唠一会儿?……你问能贷多少啊?我看要是用你这个办公室作抵押吗,贷个10万8万的没问题!……喂喂!喂喂!正说到关键时候,怎么断线了?(手擎着电话,看着周围的人)

[门心爱接过电话放到机座上,无声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大陈还没说完呢,看看还能不能接上线了?

胡师傅别接了,可能是阑尾炎手术开始了。

大陈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开始做手术?太不巧了!看来今天是谈不上了。(又拿起了盒饭)我把这点饭吃完。

[静场。

汤部长陈大哥,你说你能贷10万?

大陈你不相信?贷个10万8万真一点问题没有!

汤部长10万8万的没问题?

大陈是呀,我关系硬啊!一般关系的,最多也就是贷个3万2万的;没关系的,农忙的时候才能贷个3千2千的。也就是我的关系吧,换个人都不行。

门主任你刚才怎么说,别人去拉贷款,去几次都拉不回来,你去一次就能拉回来?

大陈这真不是我吹,你们可以派人去调查。

胡师傅用车去拉贷款,那可不是小数目啊!

门主任就是用小孩的玩具车去拉,那也少不了啊!

大陈啊,你们没听明白。你们以为银行给农民的贷款是票子哪?银行发出来的是票子,到了乡里村里就变成了农药啦、化肥啦、猪羔子啦、兔崽子啦……你不得去车往回拉吗?

汤部长唉,这么个往回拉贷款哪!

大陈你们家不也是农村的吗?你不知道?

汤老七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有一年冬天,我老婆贷款贷来20xx多只鸡崽子。长到一半大的时候,冻死了不少。弄得我们家三儿和四儿,见着鸡肉就吐黄水。

大陈(三口两口把盒饭吃完,伸了一个懒腰)我还真有点累了,反正今天也谈不上了,要不我先上老板那屋躺一会儿?别影响你们工作?(低头看大蒜)大蒜就放这,我就不往里屋拎了,怪麻烦的。

[胡师傅和汤部长看门主任,门主任低头不语。胡师傅看汤部长,汤部长也把头转向一旁。

胡师傅老陈大哥,刚才不是电话线断了,是老板那头撂了。

大陈不能吧?他不是着急贷款吗?

胡师傅他是嫌你贷的款太少。

大陈10万还少?这还得行长亲自批条子呢!

胡师傅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老板一次就让人骗去500万。……你还没明白?

大陈明白了。我一次给他贷款10万元,贷50次才够他一次受骗的。太麻烦了!

胡师傅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门主任给汤老七和胡师傅使了个眼色。

[汤部长和胡师傅各拎起了一只旅行袋。大陈只好站了起来,把旅行袋一前一后背到肩上。

大陈(把袋子在肩上颠了颠)唉,窝囊啊!

汤部长(拍了拍大陈的肩膀)老陈大哥,理解吧。

门主任回去的道上别想得太多,注意安全。

大陈(晃了一下头)我这口气咽不下去呀!

胡师傅老陈大哥,你留个电话号,等老板的急性阑尾炎手术完了,我们再给你问问。兴许还有希望。

大陈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心,不过不必了,他一说得了急性阑尾炎我就明白了。

胡师傅怎么……

大陈他的阑尾40年前就切除了,还是我背他上的医院呢!这小子爱撒谎的毛病一点没改。

胡师傅那你刚才怎么还说自己窝囊呢?

大陈我窝囊是因为我跟大柱打赌又输了。看来回去还得弄条真皮的!(低头看用手摸自己的皮带)

(终)

赞助商广告:
毕业生自我鉴定版权所有©200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