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上街道了吗?街道网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TAG标签
街道网
首页 > 标语口号 > 正文
点 击

带着温度的话语

来源:街道网 评论:0

带着温度的话语

May:

我要告诉你爸爸,我喜欢你。

我的腰扭伤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坐下就站不起来了。我很沮丧,我不愿你每天面对一具病怏怏的身体。我趴在桌子上似乎是睡了一会儿,然后花了一个小时,读完《局外人》的第一部,合上书,要紧牙,随着一阵剧痛,我站起来了。我向管-理-员递上要借的三本书:《人都是要死的》《白痴》和《局外人》,然后递上借书卡,刷卡,扫描条形码,填写归还日期,消磁,整个过程,我们都没有说话,我想点头表示谢意,但她从头至尾都没有抬起过头。我喜欢这种关系,或者说这种被我们熟练运作的系统,默契地遵守着某种制度,不动声色地显示出体制的安全与稳定。我转身离开之前,她已经开始接着抄写那些英文单词。

我面无表情,尽量不让别人觉察我身体上的疼痛,于是我面无表情,和所有忙碌而冷漠的人一样。我穿过高大而灵敏的电子防盗系统,刷卡-通过闸口机,从24度的恒温里走进潮湿的热浪,花十分钟从黑压压的车群中找到我的单车,艰难地骑上去,中速前行,温热的风这时一下一下地扫过我的耳朵。

May,这就是我一个人的时候,沉闷而迟钝,不与人交谈,甚至清楚地感到自己绝望而苍老。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变得年轻,变得像十几岁的男孩子。你永远都不可能了解我独自一人时的寒冷,那也是徒劳而无益的,我的绝望与生俱来,就像你的烂漫无邪一样。那种寒冷让我迫切地要找到你,我骑车到你的窗下,你已经睡了,只有浅蓝色的窗帘在飘。

May,在月台的时候,我居然怕了,因为我看到了你的爸爸,比很多年前见到的时候老了不少,他跟我说,你们要互相勉励,好好学习。然后,目光投向你,他一手栽培了十多年的女儿,将要跟我一起远走他乡的女儿。列车离开乌鲁木齐的那一刻,他落泪,我们离开乌鲁木齐的那一刻,我怕了,我曾经那么坚定地以为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而车下那么多人向你挥动双手,无一不在诉说着他们的爱,无一不把你拉向他们的怀抱,而我在这一切面前,什么都不是。

然而我爱你,我要告诉你爸爸,我爱你。

你捂住我的嘴。是的,你爸爸不会看我一眼,我们这些小朋友知道什么是爱?

我一个人默默地走向操场,我遇到两个男生在马路中央高声辩论,然后听到一对男女在草坪上低声细语,女生说,你说好要来的,怎么没有来呢?所有人都在等你,你为什么不来呢?那声音心痛而坚忍。我脱掉上衣,搭在双杠上,没有做任何准备活动,慢慢地跑了起来。在黑暗里,我可以拥抱清风,也没有人会对我脊背上刮痧后留下的大-片瘀血指指点点,我喜欢这些黑暗中的影子,我们不知道彼此的面容,我为我们在夜间的不谋而合而窃喜 我跑着,速度渐渐加快,超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影,里面有身材矮小的女生,有在白天出尽风头的体尖生,有跑起来吃力的肥胖者,有插着耳机带着墨镜的长发男子,还有牵手奔跑的恋人……大家出于各种目的来到操场,以各种速度向前奔跑。我曾经向你说过,我向往变成像金城武一样沉默的男子,在跑步时有迷人的姿态。 腰部的疼痛被粗重的节奏一下一下地冲散着,我要跑,我眼前出现了你坐在看台上的样子,那天,你穿红色的背心,打白色的阳伞,你看着我在发令枪鸣响的一刹那像子弹一样飞奔出去,看着我把别的男孩子远远地甩在身后,理所当然地撞断了冠军线,自始至终,你都是把下巴撑在手腕上,把胳膊撑在膝盖上,微微地眯着眼睛,不像其他女生那样高举着彩球,鞋也不拖地站在塑料椅子上,你就那样不动声色地坐着,我当时还有一点生气,好像获得冠军的不是你的男朋友。后来,你告诉我,当时你在怀疑跑道上那个上了发条的男生究竟是不是我,以前我是那么的胖,胖得自己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运动。你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双手环住我的腰,真不敢想象,我们果真在一起了。

May,我不高,也不帅,所以我要把身体练得棒棒的,所以我不能让你见到我驼背的样子,一分钟都不可以。May,我没有钱,我只能请你喝一块钱的瓶装汽水,但哪怕我只剩一块钱,我也会请你喝汽水,尽管,你不缺,你也不会任性地哭闹。May,我要努力学习,拿到最高等级的奖学金,给你买下那块你心仪已久的Swatch手表,这个我们又爱又恨的品牌,品质卓越,价格昂贵,从不打折,并且每款表只有一块,很快就会卖掉,有钱人太多了。所以在我拿到奖学金之前,我要每个星期乘最便宜的公共汽车去市里教聪明但是顽皮的小孩子说英语,在晚上回来的时候为你买上半打刚出炉的老婆饼。你不要说我们还是小孩子没有必要戴那么奢侈的表,但是你喜欢对吧?对吧? May,我要告诉你爸爸,我们在珠海过得很好。周末的时候,我们坐上学生价的城市观光车,只要两块钱就可以从学校一直坐到拱北口岸,我们一件一件地试衣服,一寸一寸地看大海。天黑透了,我们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等车,你慵懒并且放心地靠在我的身上,用睡眼欣赏澳门迷乱的夜景。

你喜欢那条隧道,那条穿山的隧道,我一定要描述给你爸爸听,让他知道你在这里过得有多好。那条隧道是专为接吻而设计的,车辆飞快驶过的时候,桔黄色的灯光就会一片一片地掠过整个车厢,掠过我们白色的校服,掠过我吻你时合上的双眼。我们坐的公共汽车,沿着海岸线往学校行驶,一路上,我们称赞着珠海这个美妙的城市,称赞那些在夜晚通亮而高大的汽车站,纯白色的立柱与顶棚上装满了暖暖的小灯泡,天刚黑,就全都亮起来,亮得美轮美奂,告诉所有人,这是一个富有的城市,一个高雅的城市,一个骄傲的城市。May,我要告诉你爸爸,他有时间的时候应该来这里看一看。他绝对想象不出这里沉静的大海,想象不出由海岸线延绵而去的情侣路,想象不出海面上彼此相守的岛屿,想象不出在岛屿四周撑船的渔夫和替他撒网的染着金黄色头发的姑娘。

我们应该拍一些照片,给你爸爸寄去,让他看看珠海多么干净,每一片叶子都绿得发亮,让他看看我们多么相爱,每一个拥抱都令人晕眩。我想象得出,当年李-鹏总理和夫人徜徉在情侣路上,并给这条15公里长的公路命名时的情景,当时一定和现在一样,夜色阑珊,岛屿沉睡,海面上的灯光迷离。你喜欢那些树交错的样子,高山榕,国王椰子,棕榈,香蕉树……

我的单车永远都是吱吱嘎嘎地响,但你不嫌弃,只是稳稳地扶住我的腰,我告诉你,经过那些土黄色皮毛的野狗时不要尖叫,它们和鸡都能和睦相处的。你伸出手,抚摸一片片拂过你头顶的树叶,我们花了一天的时间,骑车走完了情侣路,你喜欢极了。 这两天刮台风了,出海打鱼的人掉到海里再也没回来,May,我要告诉你爸爸,让他放心,你和我在一起很安全的。那天我们没有听到台风警告,也没有想到,台风这么快就刮来了,我们被困在澳门口岸的地下广场,附近的中学取消了晚自习,到处都是小孩子的叫声,天一点一点地黑下去,第一次遇见台风的你快要哭出来了,我只是紧紧地捏住你的肩膀,我们一辆出租车都挡不到,你开始哭了。最后我们还是挤上了一辆塞满了人的公交车,我们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的公路,公交车就像吃撑了肚皮的胖子,在湿滑发亮的公路上摇摇晃晃,我们时时担心车在下一刻会被大海伸长的舌头舔到海里去。前面的公路上发生了车祸,我们乘坐的车从旁边缓缓经过,地上破碎的玻璃被雨水冲刷得通亮而尖利。

May,我一直搂着你的肩膀,当时我真的一点都不怕,我们一定会安全地回到学校。

May,你爸爸要是知道现在我每天都牵着你的手,一定会杀了我的,他苦心十多年抚养成才的宝贝女儿,怎么可以糊涂到和我在一起……你爸爸会让你嫁给最优秀的男人,而不一定是最爱你的。May,你不知道,当我看到他的眼睛时,感到了他对你无限的慈爱和对他人无限的挑剔,我居然打了个冷战。

May,我不能每天晚上去你的窗下陪你说一整晚上的话了,虽然从前你喜欢我这样,但我必须出色地完成论文,得到教授的欣赏,拿到傲人的成绩。May,我不能天天陪你吃饭了,虽然我那么喜欢看你吃饭时慢慢的动作,我必须参加社团的会议,完成下一期报纸的策划与组稿,显得敏捷而强干,让自己的才华得到大家的青睐。May,我不能和你在湖边散步了,尽管那里有那么多的情侣,那么让人眼馋,但我比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背完一整本6级词汇,我要有条不紊地拿到一张又一张证书,为将来的就业打好坚实的基矗May,今天的约会不得不取消了,我刚刚接了一份在外企做口译的兼职,机会难得,而且,有了钱,我们可以活得更自如,我们可以在窗子上爬满爬山虎的上岛咖啡里吃你最喜欢的鸡肉豌豆意粉,我们不再会为了拣便宜货而跑得大汗淋漓……

May,你不要说我变了,我没有,我像从前一样爱你,我要靠我的双手过上高品质的生活,我要我们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对。

May,到那时,我就不会再害怕,我要告诉你爸爸,我要和你在一起。

亲爱的,好好睡吧。

赞助商广告:
上一篇:某区春节活动总结 下一篇:最后一页
毕业生自我鉴定版权所有©2003-2017